喜欢唱戏制靴的“00后”情感诊断室莱斯托夫效应:让你脱颖而出献鸠放生
第02版 上一期   下一期 上一版 下一版
  •   标题    站内高级搜索
第13161期:第02版 本期出版日期:2021-11-26

喜欢唱戏制靴的“00后”

特约记者邹世进文/图
语音朗读:语音播报

川剧靴子是川剧艺术的特色之一,它为塑造人物形象、增强演出效果起到了良好的作用。而川剧靴子的制作,都是由匠人们经过多道工序手工完成。随着时代变迁,川剧靴子制作这个依附于川剧的行业,也失去了曾经的辉煌。由于大多数年轻人都不愿意去学习这门费时费力又收入偏低的技艺,好多川剧靴子作坊及手艺也随着老艺人们的离世而消失了。近日,记者在宜宾市翠屏区的一个农家小屋里看到,一位年轻小伙子静静地、神情专注地制作着川剧靴子,原来,他是“叶氏川靴”的继承人赵浩鑫。经过深入采访,记者被他热爱川剧,热爱川剧靴子制作的故事所感动。

赵浩鑫在演出中

赵浩鑫在制作川剧靴子

科班学戏

今年21岁的赵浩鑫出生在射洪市东岳镇农村。在他5岁那年,浩鑫跟着外公去看庙会演出,他一眼就看中了主角伯伯脸上挂的那个长长胡须,觉得很好看。再看他身上穿的蟒袍,既威风又好看,而脚上穿的靴子也很奇特,靴底足足有自己手掌那么高。他想:我长大后,也要上台演戏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赵浩鑫越来越对川剧感兴趣,常常躲在角落里,模仿戏里的人物动作。父亲看他那么喜欢川剧,便问他:“鑫儿,如果送你去学川剧,你愿意吗?”“当然愿意了,有学川剧的学校吗?”赵浩金问道。“当然有了,就在成都。”听了父亲的回答,赵浩鑫高兴地跳了起来:“我愿意,我愿意,明天就去吗?”

2010年7月的一天,刚满10岁的赵浩鑫怀着激动的心情,跟着父亲第一次来到成都,参加四川艺术职业学院川剧表演专业的考试。“你看过川剧吗?”老师问道。“看过,但不会唱。”赵浩鑫紧张地如实回答。“那你唱一首歌吧,随便唱什么都可以。”看到老师和蔼可亲的面容,赵浩鑫紧张的心情放松下来,他唱起了比较简单的《世上只有妈妈好》。唱完后,老师没有说话,用手在他的肩上和后背上量了量,考试就结束了。一个月后,他收到了录取通知书。

上学后的第一年,全是基础功和开嗓训练。练功很辛苦,但赵浩鑫明白台上一分钟、台下十年功的道理,要想出成绩唯有苦练基本功。第二年开始,老师根据他的身体条件和性格特点,让他主攻丑角,经过不断学习和训练,他熟练掌握了褶子丑、袍带丑、胭脂丑等小花脸的表演技艺。《滚灯》《做文章》《告窑》《拿虎》等传统丑角折戏,他都能较好演绎。

2014年,赵浩鑫毕业后最先进入德阳市川剧团,后来又应聘到了绵阳市川剧团。

学做川靴

2016年7月的一天,赵浩鑫与同事们来到绵阳市铁牛广场进行惠民演出。当演出结束后,大家一起吃饭时,赵浩鑫的干爹对他说道:“鑫儿,你想不想多学一门手艺啊?”“干爹你说,要我学什么呢?反正艺多不压身嘛。”赵浩鑫高兴地说道。“我有一位朋友,已经78岁了,他是做靴子的,很想找一位徒弟,把他的手艺传下去。”“学啊!我以为早没有做川靴的人了呢?”赵浩鑫兴奋地说道。

赵浩鑫干爹所说的川剧靴子制作人名叫赵继胜,是“叶氏川靴”的传承人。几天过后,赵浩鑫和干爹一起来到江油市叶老师的家里。按照传统的拜师礼仪,赵浩鑫向叶老先生磕头、敬茶,正式拜师学艺。赵浩鑫向剧团请了一个月的假,在师父家里学习川靴制作。

师父的川靴制作全部是手工,所用的工具也基本上是自制的,赵浩鑫从最基础的削纸学起。第二天,赵浩鑫按照师父所教的方法,独自在一旁的案板上用刀切靴底坯子。靴底是用浆糊将草纸和布片一层一层粘起的,有7厘米厚,浆糊干后十分坚硬,很不好切。赵浩鑫使出全身的力量,才可以切下一刀。就在他一刀又一刀切的时候,突然,有一刀没有掌握好力度,切刀弯了一下,正切在他的左手拇指的关节上。赵浩鑫没有叫出声,看到鲜血直往外涌。“师父,我切到手了。”他轻声地对师父说道。师父忙放下手中的活,从房间里拿出创伤消炎药粉,往他伤口上倒,又用纱布帮他包扎起来。“切靴底就是要千万小心,不要图快,每一刀要看准了再切。”师父冷静地说道。“知道了,谢谢师父。”赵浩鑫说完,又拿起切刀继续还没有完成的工作。

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,赵浩鑫也对川靴制作流程和工序有了基本了解,削纸张、钉皮底、打眼、拴麻绳、修样式、垫堂底、上靴绑、楦靴子等制靴工艺也基本掌握了。他便回到剧团上班,但每逢节假日,他都回到师父身边学习技艺。

2018年,赵浩鑫从绵阳市川剧团辞职后来到宜宾市酒都艺术研究院川剧团,在完成好本职工作和演出任务的前提下,一有空就会回到江油,向师父请教。

继承与创新

2019年1月,叶老先生因病去世了。在送走师父最后一程后,赵浩鑫对着师父的遗像,暗暗说道:“师父,您老人家就放心走吧,我一定会把叶氏川靴传承下去,并发扬光大。”

在征得师娘同意后,他把师父留下来的制作川靴的工具、用品以及材料都打包运回宜宾,堆放在剧团单身宿舍的角落里。看到这些东西,赵浩鑫就想起对师父的承诺。“我不能把师父的手艺和工具闲置起来,必须要动起来。”他便通过网络寻找客户,虽然订单少,但只要有人要,他就用心去做。就这样,他利用业余时间,在宿舍里慢慢地做了起来。虽然做得少,但每做一双,都要敲得“乒乒乓乓”响,对同事造成一定困扰。后来,他便在离城区较远的一个农家院里租了一间工作室,以继续制作川靴。

赵浩鑫头脑灵活,他不拘泥于老方法。在参观了一些鞋厂后,他购买了一台小型冲床,还在铁匠铺定制了不同型号的靴底模具,这样就大大提高了靴底挤压和造型的效率。他还结合表演实际,收集大多数演员的意见后,将靴底宽度进行适当放宽,这样一来,演员穿在脚上走得更加沉稳了。同时,又将靴底前面的“翘”改平,呈现出似翘非翘的艺术效果。在品种上,赵浩鑫也有扩展,除了川靴、彩靴、朝元、武打靴、夫子靴、僧鞋外,他还创新制作出了明清官靴。2019年9月,赵浩鑫接了一个来自日本的订单,制作200双川靴。赵浩鑫加班加点地制作,今年6月,订单完成,并发往了日本。对方收到货后,对他精湛的手艺赞不绝口,并提出用100万元人民币收购他套整工具和技术的意向。

说实话,赵浩鑫当时一听这个金额有些心动了。100万元,不仅能在宜宾买一套三居室的楼房,还能买一辆不错的小车,这起码能让他少奋斗20年。然而,他冷静细细一想,“叶氏川靴”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传统技艺,如果为了一己私利将这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出卖给外国的话,这与出卖祖宗的败家子有什么两样呢?他不能对不起师父,不能辜负师父和前辈们对他的期望。想到这些,赵浩鑫果断拒绝了对方的提议。心想:“就是再苦再难,我都要将这一传统的技艺坚守下去。”

赵浩鑫在制作川靴的同时,不忘自己的丑角专业,为使表演技艺得到提升,他于去年6月,拜重庆川剧院的丑角大师罗吉龙为师。通过老师的指导,他对丑角表演艺术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,也真正爱上了丑角表演。他说:“民族的就是世界的!我还很年轻,一定会沉下心来,不断学习钻研,台上唱戏台下制靴,齐头并进,精益求精。”

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新闻评论0
 新闻评论0
友情链接
51网 

Copyright © 2011 四川工人日报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  
地址:成都市   邮编:610051  电话:028-84334591  传真:010-84908822  邮箱:csgyb0266@sina.cn